打印

用户评价: 0 / 5

减星减星减星减星减星
 

https://www.dailysignal.com/2021/02/09/transition-treatment-harms-kids-veteran-psychiatrist-at-uk-gender-identity-clinic-says/

英國性別診所的資深精神病醫生說,「轉換」(變性)療法對孩子有害

‘Transition’ Treatment Harms Kids, Veteran Psychiatrist at UK Gender Clinic Says

妮可•拉塞爾(Nicole Russell)(https://www.dailysignal.com/author/nicole-russell/

@russell_nmhttp://twitter.com/russell_nm

2021年2月09年

「這一整個所謂『肯定(affirmation)』的態度,而不是中立和探究的態度,造成了相當大的損害,」英國資深精神病醫生大衛•貝爾(David Bell)博士說。(照片:葉甫蓋尼(Evgenii)/蓋蒂圖片社【Getty Images】)

Portrait of Nicole Russell

Nicole Russell@russell_nmhttp://twitter.com/russell_nm

妮可•拉塞爾(Nicole Russell)是《每日信號》(Daily Signal)的撰稿人。她的作品發表在《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國家評論》(National Review)、《政客》(Politico)、《華盛頓時報》(The Washington Times)、《美國觀察家》(The American Spectator)和《父母雜誌》(Parents Magazine)上。

 

在英國首屈一指的性別認同機構接受治療的兒童「受到了非常嚴重的傷害」,那裡的一名前精神病醫生在一次令人震驚的採訪中說。

 

大衛•貝爾博士面臨紀律處分(https://www.thetimes.co.uk/article/david-bell-tavistock-gender-clinic-whistleblower-faces-the-sack-rtkl09907),此前在2018年他寫了一份內部報告,引發了對塔維斯托克和波特曼英國國家醫療服務系統基金會(The Tavistock and Portman NHS Foundation Trust)(https://tavistockandportman.nhs.uk/)所採取的手段的關注,該機構負責運作英國唯一「性別認同發展服務。」

 

作為精神病醫學顧問,貝爾在塔維斯托克和波特曼(Tavistock and Portman)診所工作了24年,最近退休了。在與總部設在倫敦的《第四頻道新聞》(Channel 4 News)的採訪中(https://www.channel4.com/news/children-have-been-very-seriously-damaged-by-nhs-gender-clinic-says-former-tavistock-staff-governor),他公開坦承自己的見解,關於給孩子使用青春期阻滯劑,對每個有性別問題或性問題的女孩進行「轉換(變性)療法」,以及將對跨性別兒童的支持政治化。

 

貝爾立刻毫不避諱地把父母和其他人關於塔維斯托克診所治療計畫的擔憂講了出來。他告訴記者凱西•紐曼(Cathy Newman):

 

我是臨床人員和學術人員的代表。我遇到的擔憂非常非常嚴重。主要的問題是關於…缺乏贊同。許多和我交談的人認為他們的孩子沒有能力贊同這種治療。

還有人擔心孩子們會被不恰當地逼迫進入轉換(變性),在轉換階段他們會遇到很多需要認真思考的複雜問題。這一整個所謂「肯定」的態度,而不是中立和探究的態度,造成了相當大的損害,損害了服務部門和臨床醫生應對他們正在處理的複雜病例的能力。結果,孩子們受到了嚴重的傷害。

 

紐曼在採訪中問精神病醫生,兒童在塔維斯托克診所這裡接受治療時是否有危險。

 

貝爾回答說:「現在他們的風險降低了,因為青春期阻滯劑已經停止使用了。青春期阻滯劑已經被叫停,因為根本沒有證據支持它們。…繼續使用青春期阻滯劑,它反而變成了一種自我實現的預言。」

 

去年12月,英國高等法院(High Court of Justice)的三名法官組成的小組做出了一項具有里程碑意義的裁決(https://www.bbc.com/news/uk-england-cambridgeshire-55144148),限制塔維斯托克診所對16歲以下兒童使用青春期阻滯劑。高等法院是英國最高法院屬下的三個高級法院之一。

 

法官做出判決的部分原因是基於凱拉•貝爾(Keira Bell)的證詞,在英國,凱拉因公開反對使用青春期阻滯劑而聞名,塔維斯托克診所給她開了青春期阻滯劑的藥方,當時她想成為男性。

 

《第四頻道》的紐曼詢問貝爾關於高等法院針對16歲以下兒童的判決。

 

精神病醫生稱這一決定「非常重要,因為這起到了保護他們的作用。」

 

貝爾後來說,「聲稱性別問題是這些女孩唯一的問題(然後給她們服用青春期阻斷藥物),這將阻礙她們正常的生理和心理發展。這也會阻礙他們發展自己獨特的性別認同或性傾向」,並補充說:「這是一種對(男女)同性戀者的轉換治療。」

 

紐曼問貝爾,他是否「可能站在了歷史的錯誤一邊」,因為他並不像人們可能期望的那樣,作為一個在性別診所工作了幾十年的人卻沒有在口頭上對跨性別運動表達強烈支持。

 

對於將性別辯論與政治聯繫起來,他似乎並沒有感到惴惴不安,後來他說,「在塔維斯托克診所和其他地方有一個嚴重的錯誤,就是政治意識形態入侵到了臨床醫學領域。」

 

貝爾清楚闡明了一個在美國也在發展增多的現象:

 

這是一個高度政治化的領域。運動的領導者有著非常強大的自己的意識形態利益或價值定向,他們成功地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在醫學上,專業上,媒體上,和政府上抓住了有利政策,一個純粹的高度政治化的運動;我們只有承擔這些後果。

 

我想說的是…【孩子們】需要等待。我們需要與他們進行深思熟慮的接觸,而不是驅使他們進入對他們的身體產生不可逆轉後果的治療途徑。我們在說的是不要傷害孩子。

 

當他討論一個現實生活中有人在為自己的性傾向而掙扎的例子時,貝爾的態度最為強烈。

 

「讓我簡單地說一下。一個12歲的女孩可能會發現她在性方面被其他女孩吸引,」貝爾說,並補充道:

 

她可能會這麼想:…也許我不是女孩。也許我是一個男孩。如果這發生在10到15年之前,那會只是一個人的成長過渡階段,事情會繼續自然發展。但是現在,由於文化背景的巨大變化和社交媒體的滲透,這樣的女孩可能會在網上很容易地相信…她是一個男孩。在得出這個結論之後,她周圍會有很多力量來支持她這個想法,她所有其他的困難都會通過這個視角重新定位。

 

盡管貝爾表示,他不認為塔維斯托克診所試圖迫使他退休或「挑唆他離開」,但他說,該機構明確表示,「像我這樣敢於直言的人,將以這種非常負面的方式受到審查。」

 

「我覺得這是在向那些沒有我同樣資歷和安全保障的人傳遞信息:哦,天哪,我最好不要有話直說,他們會認為我是跨性別恐懼症。」

 

貝爾在接受採訪時的評論證實,最高法院做出了正確的決定(https://www.bbc.com/news/uk-england-cambridgeshire-55144148):塔維斯托克診所必須停止給16歲以下兒童注射青春期阻滯劑。

 

無論是在英國還是美國,這位精神病醫生把性別意識形態作為一種政治運動來闡述,都是恰如其分的。他很勇敢地就一個在如此短的時間(https://www.dailysignal.com/2021/02/03/for-female-athlete-bidens-transgender-executive-order-is-heartbreaking/)內變得如此有爭議(https://www.dailysignal.com/2020/12/04/uk-issues-landmark-ruling-protecting-kids-from-life-altering-hormone-replacement-therapy/)的問題發表意見。

 

 

 

分类:跨性別問題
点击数:6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