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用户评价: 0 / 5

减星减星减星减星减星
 

https://www.cnsnews.com/blog/michael-w-chapman/biologists-wsj-only-two-sexes-male-and-female-there-no-sex-spectrum

《華爾街日報》的生物學專家:只有兩種性別,男性和女性,沒有性別「光譜」

Biologists in WSJ: Only Two Sexes, Male and Female, There is No Sex 'Spectrum'

E:\翻译工作\神学文章翻译_Peter\图片\picture-497-1504714176.png

邁克爾•W.查普曼(Michael W. Chapman)(https://www.cnsnews.com/user/497

2020年2月14日

E:\翻译工作\神学文章翻译_Peter\图片\ballet _0.jpg

(蓋蒂圖片社)

在2月3日版(https://www.wsj.com/articles/the-dangerous-denial-of-sex-11581638089)的《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上,在一段措辭強烈的評論中,生物學家科林•賴特(Colin Wright)和艾瑪•希爾頓(Emma Hilton)解釋說,從科學上講,只有兩種性別,即男性和女性,而且不存在所謂的性別「光譜(spectrum)」。他們還強調,「生物學家和醫學專家」必須停止保持政治正確,並「捍衛生物學意義上的性別已被實證的現實」。

結合有些男人說他們「認同」自己為女性、而有些女人說她們「認同」自己為男性、或者其中任何「性別認同」的組合現象,「我們看到了一種危險的、反科學的趨勢,即徹底否定生物學意義上的性別。」,生物學家賴特和希爾頓說。

E:\翻译工作\神学文章翻译_Peter\图片\adam and eve.jpg

亞當和夏娃。(截圖)

兩位生物學家說(https://www.wsj.com/articles/the-dangerous-denial-of-sex-11581638089):人們竟然可以在忽視解剖構造的前提下選擇「認同自己作為男性還是女性,」這種性別「光譜」的觀念是荒謬無理的,並且「在現實中沒有依據,」「這在所有能夠想像的分辯範疇內都是錯誤的。」

正如他們所解釋的那樣:「在人類中,就像在大多數動物或植物中一樣,有機體的生物性別對應於兩種不同類型的生殖解剖構造中的一種,這些構造發展起來用於產生小型或大型性細胞—分別是精子和卵子—以及在有性繁殖中發揮相關的生物功能。」

「人類在99.98%的情況下,生殖構造將出生時的性別清楚明白地定為男性或者女性。」他們寫道,「這兩個解剖結構的進化功能是通過精子和卵子的融合來輔助生殖。」

「人類中不存在第三種類型的性細胞,因此除了男性和女性,不存在性別『光譜』或額外的性別類型,」生物學家指出。「性別是只有兩種形態(男性和女性)。」

此外,「僅有兩個性別存在,並不意味著性別永遠不會出現模棱兩可的情況。」希爾頓和賴特寫道。「但雌雄間性的個體極為罕見,他們既不是第三性別,也不能證明性別是屬於某種『可選光譜』或『社會建構。』」

E:\翻译工作\神学文章翻译_Peter\图片\familybeach-xlarge.jpg

(截圖)

兩位科學家繼續解釋說,那些「最容易遭受性別否定的人是兒童」,因為用「性別認同」代替生物性別會引起困惑。希爾頓和賴特說(https://www.wsj.com/articles/the-dangerous-denial-of-sex-11581638089),阻礙青春期發展的藥物和強化這種困惑的「確定療法」(affirmation therapies)可能會加劇性別焦慮(gender dysphoria)。

他們補充說,這種「將非典型性別表徵歸於病態化的處理非常令人擔憂而且是倒退行為。它與同性戀的『轉化』療法相似,不同之處在於,現在轉化的是身體而不是心思意念,好使孩子們『恰當地』調校他們自己。」

E:\翻译工作\神学文章翻译_Peter\图片\trans cyclist .jpg

跨性別自行車車手瑞吉兒•麥金農(Rachel McKinnon)捍衛了她參加女子運動的權利,盡管接受跨性別運動員相對他們的對手可能會保持身體機能上的優勢。

(攝影 奧利•斯卡夫(OLI SCARFF)/法新社 轉載蓋蒂圖片社)

 

最後,他們說:「在此問題上以禮相待保持優雅的時候已經過去了。生物學家和醫學專家需要捍衛生物學意義上的性別這個已被實證的現實。當權威的科學機構以社會調適的名義忽視或否認實證的事實時,這是對他們所代表的科學界異乎尋常的殘酷背叛。它破壞了公眾對科學的信任,對那些最弱勢的群體來說是極大的害處和危險。」

科林•賴特(https://twitter.com/SwipeWright?ref_src=twsrc%5Egoogle%7Ctwcamp%5Eserp%7Ctwgr%5Eauthor)是賓夕法尼亞州立大學的進化生物學家。艾瑪•希爾頓(https://twitter.com/fondofbeetles?lang=en)是曼徹斯特大學的發育生物學家。

 

 

 

分类:跨性別問題
点击数: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