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用户评价: 0 / 5

减星减星减星减星减星
 

http://www.americanthinker.com/articles/2017/03/transgenderism_and_cancer.html

跨性別主義及癌症

Transgenderism and Cancer

2017年3月15日

麥克·康拉德(Mike Konrad)(http://www.americanthinker.com/author/mike_konrad/

 

製藥廠需付上數億美元來測試新藥,然而,美國容許疑惑的青少年被用作醫療中的白老鼠,切除肢體,並把有潛在風險的激素注入身體。

 

現時一股腦兒地接納跨性別主義罔顧了一個明顯不過的問題,我們是否要引發以數十萬計因著癌症的早夭?

 

人體每個細胞內的一對一對的性染色體(allosome)都有一個性別指模,生為男性擁有XY染色體,生為女性的則有XX染色體。這些染色體不僅用作繁衍下一代。 避免流於複雜:

大部分基因都藏有需要用來製造具功能的分子的資料,那就是蛋白質。-Genetics Home Reference(https://ghr.nlm.nih.gov/primer/howgeneswork/makingprotein)

 

實質上,染色體帶著基因,是細胞的控制中心,即中央處理單位-控制細胞繁殖及以外的過程。生命所必需的蛋白質合成是由染色體控制。細胞內Y染色體不是被設定浸淫在雌性激素中運作,相反地;一對XX染色體若浸在雄性激素亦同樣不能運作,連這點也猜想不到就實在太愚蠢了。可以想像到,由於這些激素是令到細胞製造蛋白質以及細胞繁殖過程走歪了,我們不應該太驚訝會看到跨性別人士患上癌症的不尋常問題。再加上,縱然在手術後,跨性別人士體內會留有原有性別獨有的殘餘細胞組織,要留意是,這些獨有的細胞組織便被置於並非他們原有設定運作的激素水平,而可能導致的後果是駭人的。

 

研究正在開始 …

跨性別人士健康資料匱乏及缺少研究,情況危險,因此緣故NIH(國立衞生研究院)在去年開啟一個為期五年的跨性別年青人研究。-新聞周刊(Newsweek)(http://www.newsweek.com/2016/07/29/cancer-transgender-health-hormone-therapies-482423.html

 

2015年9月刺胳針(The Lancet)評論:

個案報告及軼事資料提出,跨性別人士背負不成比例的癌症病例,但是在沒有太多證據下,已堵住了衛生保健人員提供充足指引的能力。-The Lancethttp://thelancet.com/pdfs/journals/lanonc/PIIS1470-2045(15)00249-1.pdf

 

我們憑什麼去期望任何其他的呢?激素是強力的化學品,然而我們的社會完全罔顧將來可能出現的後果下,卻已致力容許一劑又一劑的激素分配到那些尋求為自己重新定位的年青人身上。

 

流產(墮胎)打斷了準母親的激素循環,現有若干證據顯示:在這些婦女身上,流產是她們患上乳癌比率較高的原因。顯然地,人體並不是為這麼突然的啟動及停止(激素循環)而設計。

2013年西雅圖兒童醫院癌症專科醫生莊遜·麗貝加(Dr. Rebecca Johnson)發放一研究結果,顯示25至39歲之間的年輕婦人患上的乳癌的個案已上升。從不同國家所收集得34年的例證,經過分析後,莊遜和她的同事發現,人工流產有機會是具有因果關係(causal)-而非關聯性(correlational)-的乳癌發展風險因素。-Breitbart(http://www.breitbart.com/big-government/2015/04/17/pediatricians-warn-of-abortion-breast-cancer-link/)

 

或看看自美國癌症協會(American Cancer Society)的:

2004年以英國牛津大學為本,研究乳癌中的激素因素的協作組織(Collaborative Group on Hormonal Factors in Breast Cancer)將許多墮胎及乳癌風險的研究結果併合一起,隊列和病例對照個案均一併審視。當我們將「回顧性地」(retrospectively)(病例對照個案)搜集資料的研究放在一起看,約有39,000位患上乳癌的女士(隊列個案)相比於約48,000位(病例對照)不曾患上乳癌的,可以得出報稱曾進行人工流產的婦女患上乳癌的風險會增多11%。

 

自始有好些回顧性的研究刊載了這上升的風險,包括一項以1,300位中國婦女的病例對照研究(2012年刊載)及一項以300位伊朗婦女的病例對照研究(2011年刊載)-American Cancer Society(https://www.cancer.org/cancer/cancer-causes/medical-treatments/abortion-and-breast-cancer-risk.html)

 

是項推算受其他研究爭議-美國癌症協會有所列出。有人指政治正確的壓力已被引用來壓榨證據。甚或連美國癌症協會也在推論上胡扯,認為不止科學證據在從中作梗。

人工流產在許多人身上帶來強烈的反應,故此要研究其長遠影響經常是困難的。-American Cancer Society(https://www.cancer.org/cancer/cancer-causes/medical-treatments/abortion-and-breast-cancer-risk.html)

 

關於增加了癌症的風險,清晰可知的是沒有人能絕對肯定但看來是有相當大機會。

 

若單單是干擾自然的懷孕期激素循環就足以導致癌症,那末,當人類的自然循環不僅是被打擾而是終止,以及被另一性別的激素所取代,放入身體令每個細胞被逆置於一個新的激素環境時,我們還能預期什麼?

…跨性別男士的乳癌惡夢明證跨性別的衛生保健問題-Huffington Posthttp://www.huffingtonpost.com/2015/06/15/transgender-health-care_n_7587506.html

 

現再進一步看,當母親縱容(或可能是影響)他們的兒子轉為女性的願望,例如:在國家地理雜誌(National Geographic)(http://www.nationalgeographic.com/magazine/2017/01/editors-note-gender/)封面所見的艾利.傑克遜(Avery Jackson),我們應期望什麼。

 

她(艾利的母親)說過艾利達青春期時會採用激素阻滯劑(hormone blockers),若她將來想進行手術,那是家庭所會考慮的事情。Daily Mailhttp://www.dailymail.co.uk/femail/article-4040300/Transgender-girl-Avery-Jackson-stars-cover-National-Geographic.html)(每日郵報)

 

激素阻滯劑?!男與女的腦部結構是不同的(https://www.psychologytoday.com/blog/hope-relationships/201402/brain-differences-between-genders)。艾利一生是帶著他一副男性的腦袋,但,突然間,這開關掣被刪掉了。

 

那麼,給她14歲的兒子雌激素的這位母親(http://www.theblaze.com/contributions/this-gender-confused-boy-is-being-poisoned-and-abused-and-were-all-applauding/)又如何呢?

 

還有,當法庭頒令一位父親要 對待他的女兒像個男孩一樣時,社會又應該作什麼?

與此同時,法官下令P. K. 會繼續取得激素阻滯劑-LifeSite Newshttps://www.lifesitenews.com/news/court-orders-dad-to-start-treating-his-11-year-old-daughter-as-a-boy1

 

這些頒令人士是否明白,假若該兒童在青春期後改變主意,骨骼及腦部發展是不能逆轉的嗎?

 

他們有正視跨性別人士經常有意圖自殺嗎?

由此,不幸地,好不驚訝的是,那些將自己透過幻想性「過度」的人,他們有百分之四十一在隨後會意圖自殺。-Barbwirehttp://barbwire.com/2016/03/20/transgender-conditioning-child-abuse/

 

最後,美國兒科學會(American College of Pediatricians)-並非較強大的美國兒科學院(American Academy of Pediatricians)-已譴責縱容跨性別主義為虐待兒童。

在童年時以激素處理性別認同障礙(Gender Dysphoria),快速地導致有大量在心智上還未有能力作出知情同意的年青人身上的實驗,以及年青人的不育。容讓不能逆轉卻又改變生命的步驟施行在未成年者身上,此舉是一個嚴重的道德問題;他們還未能作出合法的同意;青少年亦未能夠明瞭這些決定所導致的深遠影響。-「Gender Dysphoria in Childrenhttps://www.acpeds.org/the-college-speaks/position-statements/gender-dysphoria-in-children)」,American College of Pediatricians

 

若有人為了捍衛跨性別主義而越過所有常理的框框,我們便陷在仍然未完全可知的癌症問題。

在跨性別人士面對的健康問題中,太少的科學關注放在癌症上。過往並沒有長期健康追蹤、而又特別聚焦在跨性別個體的癌症病例的研究上,直至近日為止;而好些現正進行的須要經年、甚或十年以上,才能取得有用的資料。Dana Farberhttp://blog.dana-farber.org/insight/2017/02/what-transgender-people-should-know-about-cancer/

 

然而,在可見的未來我們有些端倪。

世界衛生組織(WHO)在2015年7月刊載的報告(http://apps.who.int/iris/bitstream/10665/179517/1/WHO_HIV_2015.17_eng.pdf?ua=1)強調各地跨性別群體特有的健康危機。

 

報告中特別提出有一點,就是保留先天的生殖器官的跨性別男士,面對那異常高的宮頸癌、卵巢癌和子宮癌比率。-Quartzhttps://qz.com/461575/who-risk-of-certain-cancers-is-higher-in-transgender-communities/

 

或是這樣:

 

對於一個跨性別男士,過多的睾酮(testosterone)可以被身體轉變為雌激素(estrogen),這會導致較高的癌症危機。- transgenderequality.wordpress.com

 

或是這樣:

我們看到一個個案,一位跨性別女士在增強雌性激素過程中擁有越來越高的睪酮及雌二醇(estradiol)水平,經過多月來我們不肯定何以出現她那上升了的激素水平,她的醫生在檢驗時,發現有一很大的睪丸組織,病人被診斷為罕有的男性化睪丸癌。-http://online.liebertpub.com/

 

明顯地,身體並沒有接受這種逆向改變,並作出不安的表示。

 

何以世上醫學群體大夥兒地作出「無心之失」(slip)卻沒有大批的醫生站出來對白痴說:停止!

 

如此程度的瘋狂並非上策而是故意的。美國醫務協會(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職責上沒有作出反對是難辭其咎的。我不能相信大多數的美國醫生對事情毫不知悉;但我相信他們是被嚇怕了所以噤聲。我們犧牲了一整代受迷惑的孩童和年青人給政治正確的「摩洛」(Moloch),那是由人數雖少但窮兇極惡的LGBT群體所催生的。不僅於導致這些兒童絕育,而是令他們成為至今仍未可知因激素引發的癌症受害者。

 

為何沒有人提出這些?

 

麥克·康拉德(Mike Konrad)是一美國人所用的筆名,他希望趁著在高中的時期善用機會學習西班牙文,但已是許多個十年前的事了。

 

分类:跨性別問題
点击数:3686